河南门户资讯网 www.jdklm.com
新闻-生活-资讯-旅游-美食-汽车-租房-婚嫁-租房-招聘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发现河南 > 正文

贺保双:霞落荆紫关|散文选读

作者:admin发布时间:2020-10-17分类:发现河南浏览:9评论:0


导读:原标题:贺保双:霞落荆紫关|散文选读文/贺保双来源:花洲文学(微信公众号)儿子就要去外地上学了,第一次单独和他一起...
原标题:贺保双:霞落荆紫关|散文选读

文/贺保双

来源:花洲文学(微信公众号

儿子就要去外地上学了,第一次单独和他一起来个小旅游 ,也算一种仪式吧。

——题记

1

车站竟是在荆紫关古镇的中心,到达时已近黄昏。

像一部渴盼已久的经典,真正到手时,不忍心马上打开。洗了手,封面、封底、书脊、扉页,甚至书号、版次、印张、印数、都一一看过,才小心开始慢慢大致浏览,再到仔细阅读。

就近安排好下塌处,房间里,再一次联系熟悉荆紫关的朋友,尽管之前百度上已无数次查询。

朋友建议,此时可先去看荆紫关的丹江落日。横穿宾馆门前新街,向西约百米,就是明清古街。西边街后,便是丹江了。

昔日帆樯如云的丹江,许是上边拦坝的缘故,宽宽的河床,而水流,窄窄的只是小河模样了。远处西山顶上,夕阳已被一缕彩色轻纱,缭绕成一枚没有了光芒的暗红。明亮的初秋晚霞,裁出一幅几只追逐夕阳的飞鸟 ,和起伏的西山的寥廓剪影,被儿子定格进手机。

西南天空里低低的上弦月,也开始试洒清晖了,“秦时明月汉时关”的思古之情,幽幽然从心底溢出……

贺保双:霞落荆紫关|散文选读

2

黄昏里,窄窄的青石板街道上,似乎只有我父子俩的身影。两边黑色的铺板门,偶尔三两扇开着,灯光更是零星。

浅尝辄止,算作预览。明清街和三省界碑,应是游览的重点,留更多美好给明天吧! 返回霓虹闪烁的新街,沿街往南,寻一家餐馆,一荤一素两碗面,复合着鄂豫陕风味的清真晚餐,慰藉了爷儿俩一天的疲惫。

展开全文

父子俩并肩走在回宾馆的路上,街两边纳凉人们的谈话,大都是关于牛郎织女的。哦,今晚七夕啊!据说故事,始于战国时期的宛西楚地。这宛西的荆紫关,也正是楚王派太子荆来镇守此地而得名。说不定,这千年童话般浪漫的爱情传说,荆紫关就是她的发源地。

说起爱情,心里不免升起些许蠢蠢联想。看看身边高我半头、就要去上大学的儿子,不觉轻轻赧然一笑。后浪前浪,跟许多美好的事物一样,主角,该是他们的了!

贺保双:霞落荆紫关|散文选读

3

每个城镇的新的一天,都是从菜市场开始。这个烟火最直接的所在,很能体味一个地方的特色生活气息。每到一处,只要时间允许,菜市场是我必去的地方。

天不亮,没有惊动梦中的儿子 ,悄悄带上门,问了前台值班人路径,也权当晨练,直奔菜市场去了。

市场的边缘处,是提篮挑担,或自行车、人力三轮陪着的小摊,地上摆的是刚采摘的时令鲜蔬,或者芝麻叶、酸腌菜、柴鸡蛋、野生小鱼虾等土特产。不过凭我的经验,这些货色真假难辨。

往里走是农用汽车或大型三轮车,从批发市场拉回的外地蔬菜,有门店或摆摊或就在车上叫卖。

街上的店门陆续打开,婚纱照、蛋糕店、包桌、寿衣白布等,婚丧嫁娶生日喜庆服务外,便是生活小超市、馍店、早餐店等,以留守老幼为主要服务对象的店铺了。

从农贸市场和街上店铺,经营的物什和服务来看,荆紫关可以说淹没在本地普通的集镇群里,并没有什么“中国历史文化名镇”的特殊印记。

4

还是按朋友指点,先从新街走到南头,再进关门游明清五里长街。

游明清古街前,先看了新街东边的清真寺,和关门西南的府台衙门。这座建于明代的清真寺 ,坐西向东,飞檐翘角的楼门,肃穆又不失灵动。可惜院门落锁,隔门往里看,粗壮的红色圆柱子撑起的宽敞廊檐,衬托得大殿庄严且有亲切感,使人心生敬畏又很想接近。干净的砖铺地上的几片落叶,院子显得有些荒凉 。现在礼拜的穆斯林越来越少,加之疫情,不允许聚礼的缘故吧?

府台衙门处是淅川第四高中,抗战时期,河南大学师生颠沛流离在此学习生活。19年前,淅川四高更名为“河南大学荆紫关附属高中”。只是当年这所河南的“西南联大”,此时跟许多农村普通高中一样,连生源都是问题。

有几个身影在忙碌,好像正在筹备开学。跟个学生模样的儿子,怕弄出误认为上学的尴尬。所以只在大门外 ,翘首眺看了很有威武感的府台衙门。

离开时,既为没有走近府台衙门,又为“河大附高”名实之间的窘迫,颇有遗憾。

贺保双:霞落荆紫关|散文选读

5

进入古关门,就是明清五里长街了。

雕花头,镂空窗,每户有硬山马头墙隔开的门面房屋,间杂着平浪宫、禹王宫、山陕会馆、万寿宫等气势恢宏的典型古建筑,或敦厚里透着灵秀、或庄严又不失精致,错落且富有韵味。百度上的荆紫关古镇 ,明清街和古建筑群的介绍,最贴近真实。

只是现实里的明清古街上,黑漆的铺板门大都关着。只在一个拐角处遇到了卖草编的店铺,觉得好玩买了双草鞋的儿子,可能是她今天的唯一顾客。连行人都几乎看不到,漫游五里长街,进进出出宫馆殿堂,好像就遇到一对中年夫妇,和一群大约五六个大学生模样的游人。无论是青石板的街上,还是巍峨的建筑内部,干净却明显没有什么人迹。

明清古街昔日的繁华,也已在岁月长河里落尽。

6

一脚踏三省界碑,在丹江西岸的白浪街上,离荆紫关古镇五六里之远,到这里去没有公共交通工具,连三轮车也没有。没有车子的我们父子俩,只有走过去了。

界碑位于白浪街东头。一棵古柳旁,一座小巧的三角亭。亭子有小半间房大小,顶部两层重楼,三根雕龙的小碗粗大理石柱子撑着。底座是两级的大理石圆盘,圆盘的圆心位置,立着的就是拥有该亭子的主角——豫秦鄂三省界碑了。

侧面是等边三角形的三棱锥大理石界碑,只有20公分高。东和东北,西北和西,西南和南,分三个方向侧面,分别刻着红色的隶书豫、秦、鄂三字,都静静地待在各自的圆圈里,守望着各自代表的省份的土地。精致得有些教人爱恋,我那向往已久的一脚踏三省的豪迈,一下子被她袖珍了,我怎忍心让她负载!

街面上没有人,围绕界碑的三省的店铺也没有人。只有湖北小超市里,两个女子聊着天,有意无意乜一眼好奇的我们父子和另外一家三口——此时仅有的游人。也没有多么期望我们买东西的意思。

河南地界三省饭莊的墙上,刻着的王怀让的题词,和贾平凹的散文《白浪街》,才文化了一些这本该雄壮的三省界碑的冷落。

贺保双:霞落荆紫关|散文选读

7

返回古镇时又是黄昏,站在丹江桥上,地势的略微落差,看荆紫关古镇,有些居高临下。

落霞洒进古老清瘦的丹江里,一衣带斑驳,蜿蜒在宽阔如原野的已泛黄的绿色河床,洒在古老的白墙黑瓦上,洒在古朴的亭榭楼台上,整个古镇,似罩着一层薄薄的青烟……

儿子一句“社会发展肯定要丢进历史很多东西”,无论是他的达观,还是他的少年轻狂,是否都衬得我的感时叹逝,有些做作?

贺保双:霞落荆紫关|散文选读

作者简介:贺保双,河南邓州人,市作家协会会员。微信名三元烩面,偶有文字发表。《花洲文学》副主编。

标签:贺保双新街散文儿子古街菜市场长街铺板丹江西南见闻记录荆紫关五里长街界碑


欢迎 发表评论: